微信公众号
微信扫码关注获取更多资讯!

在线客服
 手机版 | 登陆 | 注册 | 投稿 | 反馈留言 | 设首页 | 加收藏
网站首页 > 夕阳文艺 >优美散文《老人》

优美散文《老人》

时间:2017-07-12    点击: 次    发布者:佚名 - 小 + 大

  秋风瑟瑟,黄叶飘零,落下一片凄美。

  老人蜷缩在竹躺椅上,闭上干涩而浑浊的双眼。

  老人的日历就像树上的越来越少的黄叶。夜里,失眠,老人经常做往那边去的梦。老人不愿意去那边,但是他知道:去,是早晚的事。没有人能躲过!

  树上,有的黄叶,仍然倔强地高挂在枝头。哪一天,秋日暖如春日,黄叶似乎又出现一条绿丝。

  老人在孩童时,幻想有一天能走出巴掌大的乡村,到大城市吃一个芒果---像村支书的傻儿子一样;成年后,四海为家,劳累奔波,不知磨破多少双鞋底,挨了多少次白眼;人到中年,打拼出自己的一片蓝天,孩子老婆热炕头---这种鸡蛋壳里的愿景,显得土得掉渣,没有文化得好笑。

  如今,老人老了。老家的三分宅基,就是整个世界。

  天,一天凉似一天。树下的黄叶,渐渐干卷、碎裂。枝头上,任性的黄叶,怕不是想拖住西去的太阳吧?

  老人和孙子争夺电视遥控器。互不相让,比耐心,比强势,比不懂事。孙子耍赖,哭了。老人扔下遥控器,板着脸,一言不发。

  儿子看不过去,夺过遥控器,双手捧给老人。老人大发脾气,拿拐杖砸儿子的肩膀。

  孙子笑了,老人也笑了。

  遥控器是老人的,也是孙子的,但归根结底是孙子的。

  老人天天蜷缩在竹躺椅上,天天盯着树上的黄叶发呆。

  老人住不惯城里的小区,他觉得:还是乡村的家是家--有家的样子。

  昨天晚上,老人又梦见往那边去了。路上,碰到的全是已经在那边安家的,穿开裆裤就在一起玩的粪叉箩头。老人是村里的寿星,和他年龄相近的,男男女女,只有他一个人吃嘛嘛香。

  天气暖和的时候,老人把能捡到的黄叶小心地捡起来,刨个土坑,埋掉。如今,不用树叶烧火,没有人拾树叶。树叶不再是宝贝,而是垃圾。

  今天,刮了一场北风。太阳,钻进了地窖。老人不敢出门,把竹躺椅搬到堂屋门口,半躺下来,死死地盯着院子里树上的那几片黄叶。

  那几片黄叶,零零星星的。藏在枝桠丛中,瑟瑟发抖。

  小区的楼太高,路太宽,景太美,人太多。来自五湖四海的人,前前后后搬过来。门是防盗门,窗是防盗窗。明明屋里有人,却把屋门锁得紧紧的。大家谁都不串门。同一单元的,如果认识,见了面,无非礼节性地,极文明地,打个招呼。或者,微微一笑,走人。不认识的,就两个字—无视。

  “小区的人太多,也太少”,老人心里说,“人和人,生分。”

  自己的家,也有病。儿子儿媳各有各的公司,吃过饭,就没影。孙子上小学,在学校的时间,比在家的时间多。常常,一大套房子,只有老人自己在里边晃悠。

  老人不习惯用保姆。自己天生的贱命,享不该享的福,会折寿的。

  老人回到老家。老家是自己的命。老家的人,厚道,有人情味!他的院子,是公共的,全村的老人,在这里聚会。他资助的贫困学生,经常来看他,喊他爷爷。他心里美得很,不用挠腋窝,就笑了。

  院子里又飘落一片黄叶。老人慌忙把它捡起来,用手巾包好,放进贴身的衣兜里。

  毛主席多伟大啊!万岁!八十三岁成仙了。孔圣人是天下文人的老师—至圣先师,活了七十三岁!谁都拧不过天!人早晚得死。地老天荒,人没有这本事。

  老了,该走了。百无牵挂地,乐乐呵呵地,走。

  一场秋风一分寒。天一天凉似一天。

  黄叶,飘落,入泥。在那边,美美地睡一觉,再把自己染成绿叶。

上一篇:现代诗歌《老人》

下一篇:散文随笔《最美是老年》

备案ICP编号:闽ICP备17002022号-2  |   服务QQ:8509629点击与客服QQ交谈  |  地址:福建龙岩新罗区华龙社区  |  
Copyright © 2018 天人系列管理系统 版权所有,授权http://99xyh.cn/使用 Powered by 55TR.COM